当前位置:系统之家 > 资讯首页 > 软件应用 > 芈月传第76集预告片 芈月传76集剧情介绍

芈月传第76集预告片 芈月传76集剧情介绍

2015-12-29 来源:本站整理 我要评论(0)

用手机看

扫描二维码查看并分享给您的朋友
  芈月传76集剧情介绍

 

  义渠王哼了一声,没有再说话。芈月安抚住了义渠王,转头便去查问事情来龙去脉,却听得虎威集市杀人,被廷尉所捕,而义渠王为此事与嬴稷大闹无果。嬴稷只口口声声说秦法自有铁律,若是义渠人杀人便可横行,他也不要做这个秦王了。义渠王却是暴跳如雷,说虎威是他的勇士,救过他的命,勇士死于战场,绝对不能够让庸人去处死。芈月无奈,只得下令让蒙骜去提虎威及相干人等入宫,由她亲自审问。不想蒙骜所派之人才从廷尉押着虎威出来,迎面就射来一排乱箭,众军士应声倒地。

 

  待蒙骜得报冲到现场,看到的只有一地秦军死尸,虎威却已经不见人影。经人验看,这批箭头标号,却是出自太后分拨给义渠军营的批次。芈月无奈,令庸芮以此事问义渠王,义渠王却勃然大怒:“你倒敢来问我,我们义渠人从来光明磊落,便是我要去救虎威,也是堂堂正正去带着他见太后,如何会不承认?”

 

  庸芮只得问:“只是这批弓箭乃出自义渠军中,您看,谁有此可能?”义渠王怒道:“一定是那个小东西搞的鬼,是他在栽赃陷害!”庸芮怔了半晌,才明白他的意思:“您是说大王?”义渠王哼了一声道:“他惯会两面三刀,此时咸阳城中,除了他以外,我想不到第二个人。”庸芮无奈,只得报与芈月。

 

  芈月却是不肯相信:“子稷虽然不喜欢义渠君,但若说是他对义渠君栽赃陷害,我却不相信。”庸芮犹豫:“是,臣也不敢相信。不管义渠君和大王,臣以为,都是被人利用了。只是臣疑惑,如今的咸阳城中,还有谁会有这样的心思,又有谁会有这样的能力?” 芈月沉默片刻,忽然问:“你可还记得昔日的和氏璧一案?”

 

  庸芮一惊:“太后是说,楚人,还是魏人?”芈月摇头:“未必就是这两国,但我怀疑,这里头不止一国,联手做局。”庸芮细一思忖,惊叫:“好狠。”但是,不管最后此案能不能查清,现在这事情已经挑起了秦王嬴稷和义渠王的积年旧怨,把深埋的矛盾摆到明面上,而且已经演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。此时就算是找到虎威,嬴稷和义渠王之间的矛盾只怕也不容易化解了。

 

  见芈月心情低落,庸芮想起一事,迟疑道:“太后,还有一件事……”芈月道:“什么事?”庸芮道:“楚国求和,已经同意太后提出的全部条件。”芈月有片刻失神:“这么说,子歇他快到咸阳了!”黄歇辅佐楚王横,力抗秦人;又联手苏秦,游说列国抗秦;同时上书给秦王,献上先取三晋和齐国之策,建议秦人在继续攻打楚国已经无法得利的情况下,转图江北列国。

 

  秦人考虑权衡,终于暂时撤军,与楚国和谈。楚王派其相黄歇陪同太子完入咸阳为质。楚怀王死后,黄歇辗转数年,再度来到咸阳城。此时,他牵着才六岁多的楚太子完走下马车,看着眼前的咸阳大街,心中不禁感慨万千。上一次来,他也是陪着太子为质,只是当时那个太子,是如今这位小太子的父亲。上一次来,咸阳大街上刚刚清洗完季君之乱后的血腥,而这一次来,咸阳大街上又是一片新的血腥了。太子完看着这陌生的街市、肃杀的场景,不禁心生害怕,躲在黄歇的怀中,怯生生地问道:“太傅,这里就是咸阳吗?”

 

  黄歇点头:“是,这里就是咸阳!”太子完问:“秦人是不是很可怕?”黄歇安慰道:“太子放心,有臣在,一定能护你周全。”他把太子重新抱入车中交给傅姆,转头寻了一个过路的老者问道:“这位老丈,前面发生什么事,为什么咸阳街头会有人打斗?”

 

  那老者显然是个“老咸阳”人了,见斗殴严重时,会机灵地闪到遮蔽处,等人群打远了,便又出来瞧热闹,还喜欢评头论足,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。听得黄歇询问,又看看他的服装打扮和身后马车及从人,笑道:“公子可是从楚国来?”黄歇知道这些各国都城的老土著们,皆是长着一双利眼,笑着点头道:“是,我们是从楚国来的。”

 

  那老者笑道:“那正好可以看热闹。嗐,您可不知道,这几天义渠人和廷尉府的人,在咸阳打得可厉害了!”黄歇问道:“秦法严苛,怎么会有当街斗殴之事?”那老者道:“这斗殴还是小事呢,听说昨天大王都要调动禁卫军去攻打义渠大营了,幸好太后手令到了,才没有打起来。但现在禁卫军还围着义渠大营呢,我看啊,打是迟早的事。”

 

  黄歇一怔,路人走开了,他还陷在沉思中。太子完在马车中等了半晌,见黄歇不动,怯怯地又拉开车帘,叫道:“太傅,太傅!”黄歇回过神来,笑道:“太子。”太子完问:“太傅你怎么了?”

 

  黄歇道:“没什么……太子,也许这里有我楚国的一线生机啊!”他坐上马车,将太子完抱至膝上道:“走,我们先回驿馆,回头再仔细打听。”及至驿馆,安顿好了,黄歇便派人递了奏书与秦王,又递了名刺与向寿、芈戎等人。次日芈戎果然匆匆赶来,见了黄歇便道:“子歇!如今这个时候,能够看到你真好。”

 

  黄歇苦笑道:“这对于楚国,对于我来说,却未必是好。”芈戎道:“秦楚和议,秦国撤兵,楚国也能够缓和一口气。”黄歇道:“秦楚和议,楚国向秦称臣,娶秦女为王后,楚太子入秦为质,如今楚国也只能算是稍喘得一口气罢了。”

 

  芈戎点头道:“那也是你写给阿姊的伐五国之策取得了成效,所以阿姊才指定你要与楚国太子一起入秦。”黄歇却道:“如今看来,咸阳再度不稳,太后也未必有心情征伐五国了。”芈戎道:“你错了,咸阳、秦国,包括天下,一直在阿姊的掌控之中。”说到这里,不由得顿了一顿,笑道:“你今日来,可曾听说过,前日齐国的孟尝君刚刚逃走。”黄歇一怔,问道:“这是为何?”当下芈戎便细细说明了经过。

 

  孟尝君田文,乃列国诸公子中,贤名最盛之人。他与齐王田地算是堂兄弟。田地刚愎自用,将昔年齐宣王在时稷下学宫所招揽的名士气得出走了七八成。田文却谦辞厚币、恭敬待人,将这些意欲出走的策士,还留了三成下来,这一来,顿时列国人人称贤。臣子之名贤于君王,这原是大忌,以田地之为人自然不能相容。此时秦国便派人大张旗鼓,来请孟尝君入秦为相。孟尝君犹豫再三,尽管有门客再三劝阻,但终究还是难以抵挡此等诱惑,毅然入秦。

 

  他本是抱了雄心壮志而来,不想见了秦王和太后两面之后,再无下文,困居客舍,整整一年,无所事事,又听得齐国欲与列国联手攻秦,他唯恐自己会被秦王迁怒,死于咸阳,趁秦王与义渠王交战之时无暇他顾,便以“鸡鸣狗盗”之术,逃出咸阳。却不知芈月请田文入秦为相,原是一计。田文与他的一堆门客,见识既广人脉又足,颇有左右齐国局势的能力,将他拖在秦国一年多,便可由苏秦安然完成在齐国的布局。此时布局已完,正好让田文回国,促使发动。

 

  此中情由,芈戎自不会说出,只找了个民间新编的段子笑道:“太后闻说孟尝君大名,原以为他也是如平原君、信陵君那样的美少年,因此想召来一见,不想他却是丑陋的矮矬子,故而全无兴趣,将他置于馆舍一年,却不是想为难他,原是忘记他这个人了。不想他却如此胆小,自己倒吓得跑了。其实大可不必,只要向太后禀报一声便可放行,倒难为他如此费尽心机地出逃。”这种话,别人会信,黄歇却是不信的。芈月大费周章将孟尝君弄到咸阳,却冷落一年,必有用意,只是见芈戎不惜拿这种民间流言说事,自也知道此中意味深远。

 

  只是他们却不知,田文出了函谷关,一路逃亡,到了赵国得平原君赵胜接待,正欲休息数日,不想这流言跑得比人快,竟在田文停下之后便传到了他的耳中。这田文虽然貌似恭谦下士,但内心的骄狂暴烈之处,却与田地这个堂兄弟不相上下。只是素日以教养掩盖得甚好,此时听了赵人以轻薄言论讥笑他的身高和相貌,还讥笑他自作多情狼狈出逃,不由得怒气冲霄,竟令门客将这一县议论他的人都杀了。这一气杀了数百人,才又仓皇逃离赵国,回到齐国。

\

您看完本文的心情是:

热门软件

  • 电脑软件
  • 手机软件
  • 手机游戏
更多>

用户评论

(已有0条评论)
表情
注: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,请文明发言!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