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系统之家 > 资讯首页 > 软件应用 > 芈月传第75集预告片 芈月传75集剧情介绍

芈月传第75集预告片 芈月传75集剧情介绍

2015-12-29 来源:本站整理 我要评论(0)

用手机看

扫描二维码查看并分享给您的朋友
  芈月传75集剧情介绍

 

  芈月:“我确是你的母亲,也是芾和悝的母亲。子稷,我希望你能够记住这一点。”见嬴稷低头不语,她站起来,道:“你跟我来。”她站起身来向外走,嬴稷跟在后面,失魂落魄地出去。

 

  秋日,蕙院中黄叶满地。两人下了辇车,芈月踏着落叶走进院子,打量着周围的一切,叹息道:“原来这个院子这么小。”稷跟着芈月走进来,惊诧地打量着周遭的一切。他自出生起不久,便搬到常宁殿去,早已不记得此处了。

 

  芈月亦是看着蕙院,一步步走进内室。这里因是嬴稷出生之地,自登基以来都有人维护,恢复了他搬离时的原样。可是此时的故居,在芈月眼中,却显得陈旧简陋、矮小昏暗。她坐下来,不禁感叹:“这里原来这么暗,这么简陋!”嬴稷诧异地问道:“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 

  芈月叹道:“你不记得了,是啊,你在这里也没住过多久。子稷,这里是你出生的地方。”嬴稷坐下来,打量着这简陋昏暗的室内,诧异道:“我就出生在这里啊?”芈月道:“是啊,那时候我还只是个小小的媵人,为了避免王后之忌,就住到这宫里最僻静最狭小的院落来。当时,我还以为我可以出宫去呢……”

 

  嬴稷一怔:“出宫?您出宫做什么?”芈月笑道:“因为我从前并不曾想过,要当你父王的妃子。当时我只想出宫去,过自由自在的生活,不想在这深宫之中,与一堆女人争一个男人的宠爱。”她轻叹,“我那时候太年轻,太天真,不晓得这世间不是有单纯的愿望就可以获得安宁的。子荡的母亲想拿我争宠,子华的母亲又抓了冉弟来要挟我……一个无权无势的人,有再高的心又能怎么样呢?想要不被别人欺负,不被别人要挟,就要倚仗一个强者的帮助。”

 

  嬴稷怔怔地听着,心中只觉得大受打击。原来,他的父亲和母亲,并非一开始就相亲相爱,甚至是……他忽然问:“您对父王……”话说了一半,忽然情怯,竟是说不下去了。芈月知道他要问什么,摇头道:“一开始并不是,但……”她看着嬴稷,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,温柔地说,“你父王英明神武,女人就算是听过他的名号,都会对他动心。更何况他聪明绝顶,通晓人心,在他身边待过的人,没有不对他衷心相从的。我一开始并不爱他,但是,后来我爱上他了。”

 

  嬴稷暗暗地松了一口气,看了看周围简陋的环境,如果他的母亲爱他的父亲,那么他的父亲一定不会让他的母亲继续住在这里吧:“是不是我出生以后,我们就搬离了这里?”芈月点点头:“是啊,因为我生你的时候,差点死在了这里……”嬴稷脸色一变,只觉得遍体生寒,芈月说话从来都不夸张,甚至是尽量轻描淡写,能让她说出这样的话来,必是发生了了不得的事情:“死在这里?”

 

  芈月淡淡道:“我怀了孩子,就招了子荡母亲的嫉恨。她趁大王去行猎的时候,让人给我下了药,催我提前发动,又在那天让女医挚出城。当时我半夜难产,死去活来,整个宫中却求救无门。薜荔跑到王后宫中,却被关了起来……”嬴稷惊呼一声,恨恨道:“那个毒妇!那后来呢……”芈月道:“后来……是黄歇发现女医挚被人绑架,救下女医挚,怀疑宫中可能有变,于是带着女医挚夜闯东郊行宫,惊动了你父王,连夜回城,召来太医,救下了我一条命,也救下了你一条命!”

 

  嬴稷一怔:“黄歇?原来他在寡人出生之时起,就救过寡人的命!”芈轻叹一声:“子稷,你来得如此不易,我生你,险些付出了性命的代价。你说,我如何会不重视于你……” 嬴稷哽咽道:“母亲——”他停了停,轻轻道:“儿臣明白!”

 

  芈月道:“你父亲有无数儿女,而我却只有你一个孩子。子稷,人生之路太漫长,若是无人做伴,终究太过孤单。我觉得对不住你,我有戎弟和冉弟,所以一直希望能够再为你生一个弟弟或妹妹。可我生你的时候,伤了身子,后来侍奉你父王多年,再也没有怀上孩子,我本以为,这一生都不可能再有孩子了……”嬴稷心情激动,握着芈月的手,颤声道:“母后……”

 

  芈月轻轻拍着嬴稷的手道:“后来,我发现我居然再度怀孕了,我真是喜出望外。他们叫我打掉胎儿。怎么可能?就算我死,我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孩子!”嬴稷心情复杂地说:“所以您一定要生下他们?”

 

  芈月道:“芾和悝是我的孩子,我生下他们来,不是为了给义渠君生儿子,是为了我自己。如同我当日舍命生下你,也不是为了你父王。后宫的女人生孩子有些是为了给君王续血脉,有些是为了拿孩子来争宠。我生下你们,是因为你们是我骨中之骨,肉中之肉。如同当日我母亲为了我们姐弟受尽苦难也要活下去,我也是做了母亲以后,才更能够明白一个母亲可以为了孩子付出什么……”

 

  嬴稷将头伏在芈月的膝上,沉默片刻,道:“儿子也愿意为母亲而死,母亲能够为儿子做到的,儿子也能够为母亲做到……”芈月轻抚着嬴稷的头发:“芾和悝于你,就如同小冉、小戎于我一般。我能够给他们富贵,可只有你才能够给他们以信任,你们是真正一母同胞的手足,可以相依为命,可以性命相托……”

 

  嬴稷低声道:“儿臣会的!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两人缓缓地站起,嬴稷扶着芈月,走出蕙院。芈月回头再瞧了瞧那个曾经留下过生命重要记忆的小院,轻叹一声,她知道,她再也不会回到这里了。母子别过之后,芈月回到章台宫,文狸便悄悄禀报:“义渠王刚才怒气冲冲,已经等了太后很久了。”

 

  芈月点头,走进后殿,果然义渠王见了她,便问:“你去哪儿了?”芈月道:“我带子稷去旧宫了。你下午为什么要对他说那番话?他还小,有些事你知我知就够了,何必去刺激他?”义渠王走到她面前坐下,冷笑道:“他可真不算小了,有些事,做出来比我们还狠。”

 

  芈月见他如此神情,十分诧异。虎威之事她还未曾得报,先见了嬴稷生气,她还恼义渠王为何故意去撩拨他,如今见了义渠王神情才觉有异:“怎么了?”义渠王冷笑道:“他早就长大了,而且眼中已经没有你我。哼,他以为他是秦王,就敢看轻我。好,他如今已经长大,娶妻生子,你对他也已经仁至义尽了,我们跟他分帐吧!”

 

  芈月诧异:“什么分帐!”义渠王道:“我们草原的规矩,孩子大了,就分给他牛马财物和手下,让他自己去另立一个营帐。我们也不叫他吃亏,他父亲留给他多少,就分给他多少。把咸阳也留给他,我们带着芾和悝走吧。”

 

  芈月一惊,问道:“走?去哪儿?”义渠王道:“随便哪儿。你喜欢跟我去草原,那就去草原;你喜欢回楚国,那就去楚国……你我打下的土地这么多,随便想去哪儿都行!”

 

  芈月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:“你的意思是,把咸阳留给子稷,那其他的土地……”义渠王道:“他登基的时候,他名下多少土地,就给他多少土地。”芈月道:“你的意思是,巴蜀、楚国,还有自韩、赵、魏等国所夺得的近百余座城池,都不给子稷?”

 

  义渠王冷笑道:“这些城池,是你、我以及你的弟弟们打下来的,与这小儿何干?”芈月心中暗惊,他话说到这一步,显见事态严重,当下柔声劝道:“阿骊,我们是一家人,合起来就是无敌的力量,若是分开来,那就会被敌人各个击破。这么多年我们不是相处得很好,为什么要把家拆了?”

 

  义渠王冷笑道:“我知道你的心思,你总是希望所有的至亲骨肉都能够聚在一起,所有的力量都握在手心里。这么多年来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我可有管过?可现在不是我要把家拆了,而是你儿子想把家拆了,他容不得我,也容不得芾和悝。他只想唯我独尊,从没有把我们看成是一家人。”

 

  芈月扶住头,叹道:“阿骊,你让我想想,我会劝子稷让步的。事情没有到最后的关头,你别太固执,就当看在我的分上吧。”义渠王沉默片刻,终于道:“这件事,你如今已经管不动了。”芈月劝道:“再听我一回,好吗?”

\

您看完本文的心情是:

热门软件

  • 电脑软件
  • 手机软件
  • 手机游戏
更多>

用户评论

(已有0条评论)
表情
注: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,请文明发言!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