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系统之家 > 资讯首页 > 软件应用 > 芈月传第74集预告片 芈月传74集剧情介绍

芈月传第74集预告片 芈月传74集剧情介绍

2015-12-29 来源:本站整理 我要评论(0)

用手机看

扫描二维码查看并分享给您的朋友
  芈月传74集剧情介绍

 

  这虎威原是义渠王手底下数得着的大将,虽然性情鲁莽,但却屡立战功。义渠王闻听他在市集与人争执打死了人,竟被秦人抓走,不由得心头火起,气冲冲来找嬴稷。此时的嬴稷却在校场上,好整以暇地带着嬴芾和嬴悝练习箭术。但见嬴芾一箭飞出,射中箭靶,却射在红心边圈上。嬴芾放下弓,神情便有些不悦。

 

  嬴稷笑着走到嬴芾身后,托起他的手,指点道:“芾弟你刚才放手太快,把弦扣得再紧一点,看准了,手不要绷得太紧,放松些,好,射!” 嬴芾听了他的指点一箭射去,射中红心,只是离正中稍微差一点,高兴地冲着嬴稷笑道:“多谢王兄。”嬴稷也不禁微笑,拍拍他的肩膀道:“好好练。” 嬴悝见状,亦拖着弓跑到嬴稷面前,叫道:“王兄,王兄,你也教教我。”

 

  嬴稷拿起他的弓,从袖中取出手帕仔细擦拭干净,才还给嬴悝,教训道:“弓箭、兵器、马鞍,是我们在战场上最好的伙伴,要好好爱护它们,不能随便损坏。它们能够在战场上救我们的命,知道吗?”嬴悝天真地点点头应道:“是,王兄,我知道了。”嬴芾教训嬴悝道:“你应该说多谢王兄教诲。”嬴悝乖乖地点头:“是,多谢王兄教诲。”

 

  义渠王怒气冲冲地走进来,看到这个场景,强抑怒气,站在一边。嬴稷早知内情,见状亦微笑道:“义渠君,可要一起射箭?”义渠王满腔怒气,当着这两个年幼的儿子的面,又不好发作,只冷笑道:“好啊!”说着接过嬴稷递来的弓箭,拉了一下,便掷到地上道:“太轻,换把大弓来。”

 

  嬴悝见状却跑过去,拾起那弓,认真地对义渠王道:“阿耶,阿兄说了,弓箭、兵器、马鞍,是我们在战场上最好的伙伴,要好好爱护它们,不能随便损坏,它们能够在战场上救我们的命……”嬴芾机灵,见义渠王的脸色已经黑得要滴出墨来,连忙一把掩住这个傻弟弟的嘴,哄劝着把他拖走:“阿悝,阿耶和阿兄有事商量,我们去别处玩。阿娘那里备了好糕点,你再不去我便要将它吃光了……”

 

  嬴稷忍笑,见嬴芾哄劝着嬴悝迅速走掉,才看着义渠王笑吟吟道:“义渠君有事找寡人吗?”义渠王却不答话,只接了大弓来,一连十发,箭箭皆入红心,这才将弓箭扔给内侍,冷笑道:“天底下的事情,唯有弓和马说了算。大王以为如何?”嬴稷负手而笑:“弓马虽好,却只能在我王旗指挥之下进退冲锋,如此方成大业。”

 

  义渠王脸上的肌肉抽搐一下,强压怒气:“如若没有弓马,便有王旗,又有何用?你们不是曾经有过周天子吗?你会在他的王旗之下听令?”嬴稷向义渠王笑着摇摇头:“看来,义渠君以为,有弓马就行了?”义渠王不理会他的假模假式,他发现这种口舌之争毫无意义,当下直接道:“我有个手下叫虎威,在街市上误伤了人,被廷尉抓走了。我派人去接他,廷尉不肯放人,说这是你的吩咐。”

 

  嬴稷点头道:“不错。在秦国之内,任何人都要遵守秦法,就算寡人身边的人,也不例外。”义渠王冷笑:“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发生。以前大营中去接人都只要缴了赎金便成,何以这次不放人?看来你是成心要跟我为难了。”嬴稷淡淡道:“我只是照秦法行事,杀人抵命。若只是普通的惹是生非,自是缴了赎金就行。但你的手下在街市公然杀人,寡人只能杀一儆百,以儆效尤。”

 

  义渠王怒道:“就算是杀了人,那又怎样?一个卑贱的小贩,怎么能够让我义渠的勇士抵命?” 嬴稷冷冷道:“再卑贱的人,也是我秦国子民。我身为秦王,就要为他们做主。” 义渠王道:“看来你是不肯放人了?”

 

  嬴稷道:“不错,就算你搬来母后,也没办法改变秦法。”义渠王怒极反笑:“刚长了毛的小狼,就想露出利爪来?还早得很呢。我是看在你母亲分上,才对你再三容忍,看来是我给了你一个错误的信号。”嬴稷索性也不再客气:“寡人才是看在母后的分上,对你容忍再三。可你要明白,这里是大秦,不是义渠,这里我说了算。虎威触犯秦法,他是死定了。寡人已经下旨,让廷尉府议罪处死。”

 

  义渠王大怒:“哈,你说了算,你以为你是谁?是我让你做这个秦王,你才能够做这个秦王。如果我不答应,你就做不成这个秦王。”嬴稷亦怒:“寡人乃嬴姓血胤,继承祖业,做这个秦王怎么需要你来答应?真是笑话。”义渠王怒道:“你对父亲如此无礼?”

 

  嬴稷听了此言,顿时暴跳如雷:“放肆!寡人的父亲乃是先惠文王,你一个蛮夷之辈,也敢自居为父?”义渠王冷笑一声,索性直接道:“我和你母亲拜过长生天,祭过祖宗,成过亲,生下了孩子,我们原本就是一家人……本来这么多年,我也的确是想把你当成我们家的一分子,我们草原上收养别人的孩子,也是视同一家的。可惜养了你这么多年也养不熟,你依旧视我为外人。哼,你既然想做外人,我也不勉强你。你要从我们的家里走出去,那就各立各的营帐吧!”

 

  嬴稷知道与义渠王翻脸,他必讲不出好话来,然而听了此言,亦是崩溃。他指着义渠王,颤声道:“你胡说什么?你的家,你的妻子……你、你这戎狄野人,好不要脸,分明是胡说,胡说!”义渠王镇定冷笑:“有没有胡说,你自己去问你母亲吧!”

 

  嬴稷手按剑把,似乎就要拔剑而出。义渠王满不在乎地看着他。嬴稷拔剑至一半,忽然按下剑转身疾走。义渠王看着他仓皇而去的背影,冷冷一笑。嬴稷朝着章台宫一路狂奔,诸宫人目瞪口呆,忙不迭地行礼,嬴稷毫不理睬,径直冲入宫中。

 

  此时芈月正与庸芮商议军事。三晋借秦国伐楚不义为名,要联兵征伐秦国,两人对着地图,考虑对魏国襄城的进攻路线,忽然听到声响,却是嬴稷冲进门来。他冲得太急,一下子撞在门上,撞着了额头,捂着额头脸皱成一团,却不呼痛,只是眼睛发红,神情激动,怒气冲冲地叫道:“母后——”

 

  芈月一惊,举手示意庸芮退下,便见嬴稷冲到芈月面前,又叫了一声:“母后——”声音中充满了委屈,这种委屈的语气,自嬴栋出生之后,他再没在芈月面前显露过。芈月吃了一惊,问道:“子稷,你怎么了?” 嬴稷喘息了几下,待要说什么,却实在说不出口,努力几次,才艰难地问她:“母后,您、您和那义渠君到底、到底是不是……”

 

  芈月心中已经有数,必是义渠王对他说了什么让他不能接受的话,嗔道:“这个浑人,素来喜欢逗你,你又何必死拗着他?”嬴稷羞愤交加,叫道:“谁要死拗着他,是他死拗在我们中间好不好?”芈月长叹:“他又说了什么?”嬴稷怒道:“您是父王的妃子,您是大秦的太后,可那个戎狄野人,他说,他竟敢说,您是他的妻子……”

 

  芈月心中一惊,暗恼义渠王不知分寸,乱了大计,脸上却是极为镇定,哈哈一笑,道:“我还当是什么事呢,你这么急着赶过来。坐下吧!”嬴稷被芈月的镇定所感染,终于慢慢坐下来。芈月倒了一碗汤递给嬴稷:“先喝口汤吧,缓缓气。”

 

  嬴稷捧着碗,却无心喝下,只执着地盯着芈月:“母后,您说,您说……”芈月镇定道:“我的确与义渠君,行过义渠的婚礼。”嬴稷手中汤碗落地,羞愤欲绝,嘶吼起来:“您,您——可您是秦国太后——”芈月镇定道:“我知道世人眼中,太后可以养男宠,却不好再嫁人,我也没打算昭示天下。”嬴稷怒道:“可您为什么非要成这个亲?”芈月抬眼看他:“因为那时候我独身逃亡义渠,我要回来救你。”

 

  嬴稷顿时怔住了,好半日,才缓缓坐下道:“便是那时候,是权宜之计,可您也不必、也不必……”他停了一会儿,道:“后来也不必再敷衍于他。”芈月缓缓摇头:“我不是敷衍于他,义渠君于我不止是有恩,更是有情有义。我与他是夫妻,我们不止在神前行礼,祭告过天地,我们还有一对儿子。子稷,你的父亲娶过庸夫人,也娶过魏王后,再娶芈王后,男子可以再娶,妇人为何不能再嫁?”

 

  嬴稷跌坐在地,喃喃道:“可您是,可您是……”

\

您看完本文的心情是:

热门软件

  • 电脑软件
  • 手机软件
  • 手机游戏
更多>

用户评论

(已有0条评论)
表情
注: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,请文明发言!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返回顶部